十分鐘過後,鍾澄終於來了。

 

她在我們中間坐下,連看都不看我一眼,「有話就快說。」

 

「鍾澄,妳和阿業都是我的知心好友,任何一個我都不想捨棄,所以……我們三人維持原狀好嗎?」我深信這是最好的解決辦法。

 

「妳真的這麼想?那阿業怎麼辦?」鍾澄似乎很訝異。

 

「你們能繼續交往當然最好,若是分手了,我也不會接受他的。」

 

她態度稍微軟化,「筱芝,妳沒必要這麼做,當聖人是很辛苦的。」

 

「這是我做出的決定,只希望我們的友誼往後沒有疙瘩。」我看看鍾澄再看看江碩業。

 

「那妳……喜歡他嗎?」她問。

 

「我承認,我對他是有好感,可是會導致友誼破碎的愛情,我寧可不要。」

 

她又嚴肅了起來,「妳確定要這樣?」

 

「非常確定。」

 

三人沉默了好幾秒。

 

「哈哈……這次我確實是輸給了妳,但是幸虧我贏了阿業!」

 

鍾澄突然放聲大笑,我所認識的那個她又倏地回來了。

 

我頭上飄著滿滿的問號,「輸給了我?贏了阿業?有聽沒懂。」

 

「第一,就阿業的選擇來說,我的魅力不及妳的直爽,我認輸;第二,妳並沒有重色輕友,仍在乎我這個好姊妹,並間接幫我從阿業那裡贏得一頓大餐。」

 

「大餐?什麼大餐啊?」我越聽越霧煞煞。

 

「上闔屋啦!我跟鍾澄先前打了賭……賭妳較在意誰。」江碩業解釋道。

 

費了老半天,我才搞懂他們話中的意思。

 

原來,鍾澄老早就察覺我喜歡江碩業,她見我遲遲不肯表態,於是聯合起江碩業,密謀要把潛藏已久那個悶騷的我給逼出來。

 

第一招,鍾澄替我和董飛翔牽線,想利用他人的追求來刺激我正視當前的感情問題,但我不為所動;緊接著第二招,改從江碩業那頭下手,他和鍾澄假裝在交往,想藉此引導我表明心跡,卻仍宣告失敗;最後一招殺手鐗,鍾澄索性拿友情當賭注,設局讓她和我產生誤會和衝突,並在攤牌後逼我作出選擇……

 

「竟然是一場騙局……」我換上臭臉說著,心裡卻是欣喜若狂。

 

呿~這兩個演技超好的共犯應該去唸戲劇系才對!

 

「但有樣東西是千真萬確的……就是這位先生的真心!」鍾澄賊笑著,用手肘頂了我一下,而後從包包裡拿出一個鑰匙圈,那個我再熟悉不過的鑰匙圈。

 

「物歸原主,功德圓滿!我要換上比基尼去找很陽光的潛水教練報到了。」她把東西留下然後小跑步離開。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狡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