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月三日當天,我循著明信片上的地址,找到這間鄰近海邊的民宿。

 

門口的接待處不見半個人,只有一台老舊收音機正盡責地播著電台音樂。

 

因為早上出發前空腹所以現在肚子很餓,我按下服務鈴後,看到櫃檯上擺放著供房客自行拿取的巧克力,就抓了一條嗑起來。

 

長廊那頭有個人影緩緩走出來,我下意識把沒吃完的半塊巧克力藏好。

 

呃!雖然知道自己沒犯法,還是不好意思讓陌生人看見我這副饞樣。

 

民宿主人是一位年約六十的阿桑,她引領我到房間將行李放置好後,隨即帶我來大門外這座陽春的小庭園休憩。

 

「請問訂房的江先生哪時才會來?」我問。

 

「我不清楚,妳要不要打通電話給妳朋友?」阿桑親切回答。

 

我終究沒有勇氣撥手機給江碩業,一個月了,我們整整一個月沒聯絡對方。

 

這段期間他過得如何?是否跟鍾澄和好了?我一概不知。

 

反正我周筱芝什麼都沒有就是放暑假時間很多,等等吧!

 

輕柔的海風陣陣拂面,令人很想睡。

 

我把視線投注在前方形形色色的的遊客身上,游泳、逐浪、嬉戲,男女老幼每個人都笑開懷,配上那片背景美得像一幅名畫,而我彷彿是在熱帶島嶼迷路的北極熊,顯得格格不入。

 

喝完那杯阿桑熱情招待的超甜冰咖啡後,江碩業拖著沉重步伐現身了。

 

「生日快樂。」我說。

 

「謝謝。」他在我正對面坐了下來,表情不是很快樂。

 

「鍾澄呢?她會來吧?」

 

「嗯,會的。」

 

「她過得好嗎?」

 

江碩業遲疑了一下,「不知道。」

 

「為什麼?」

 

「我跟她失聯一個月了。」他語氣透露出一絲內疚。

 

我百感交集,「喔……」

 

「那妳呢?」他問。

 

「我也跟她失聯一個月。」我低頭,用吸管攪弄著裡面只剩冰塊的玻璃杯。

 

「不是,我是問妳最近過得好嗎?」他又問。

 

我的動作停格,沒有出聲。

 

「妳告訴我,我碰上的這道愛情選擇題,該怎麼作答?」他定定望著眼神飄忽不定的我。

 

我強作鎮定,「我可以很肯定告訴你,這不是選擇題是是非題,而且答案是圈!請你弄清楚這一點,也請你……善待鍾澄。」

 

「嗯……謝謝妳告訴我答案。」

 

「不客氣,我希望我的朋友都能得到各自的幸福。」吐出這句話時,我的聲音有些不自然。

 

「妳祝福的對象包括我嗎?」

 

「毫無疑問,你是我的朋友,普通朋友。」我刻意加重後面四個字。

 

江碩業神情轉趨落寞,「我明白了……」

 

還是站在原地吧!後退已經不可能,也沒有前進的必要。

 

接下來除了沉默還是沉默,不遠處在海灘嬉鬧的人潮和我們這頭的氛圍成了強烈對比。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狡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