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望著圓桌上那個鑰匙圈出神。

 

「ㄟ,妳怎麼不伸手拿?」江碩業的手掌在我面前晃呀晃。

 

「我?它的主人應該不是我吧?」想到這些日子白流的眼淚,我故意裝傻。

 

江碩業也很配合地跟我鬥起嘴,「妳別誤會,我只是請妳暫時幫我保管,哪天我再向妳討回來。」

 

「好吧,不過萬一摔壞本人概不負責。」

 

他的表情有點無奈,「那就……也只能那樣啦!」

 

說完,他把星沙鑰匙圈的鐵環套在我左手的無名指上。

 

「妳知道一個傳說嗎?只要用墾丁星星代表自己的心意送給喜歡的人,兩人就會得到幸福。」他深情地握住我的手訴說著。

 

「慢著,這個傳說該不會又是你瞎說的?」我很煞風景地挑眉問。

 

「今天以前我是不清楚啦,不過今天以後我會努力讓它變成一個真正的傳說。」

 

我的眼角掛著淚,感動到一時說不出話來。

 

身上某個東西好像在溶化……原來是口袋裡的半塊巧克力!

 

喂~誰有心思管那種東西!快回魂~快回魂~

 

此情此景浪漫歸浪漫,卻仍有個現實的困擾壓在我心頭許久。

 

我急問,「你的公民到底幾分啊?」

 

「唉,五十九……再加個四分啦!」他又逗我。

 

「好樣的!」我推了他的頭一下。

 

墾丁的天空很藍,海水也很藍,我的心情總算不再blue了。

 

「我們到海灘散步吧!」他拉著我站起身。

 

走了幾步後,我掙開他的手,「等等,我還有個問題。」

 

「隨妳問!」

 

「你跟羽楓學姊密談時究竟說了什麼?她後來怎麼肯聽我們的勸了?」

 

事隔一個多月,我仍然解不開羽楓學姊留給我那張紙條的含意。

 

「沒什麼啦……」他故意耍賴不敢看我,欲言又止。

 

「你想當我男友就給我老實招了!情侶之間是不能有秘密的!」我大吼。

 

他有些扭捏,臉色轉紅,「我只是對她說……說『我喜歡筱芝,所以我不希望看到她不開心,請妳幫我個忙,也順便幫幫學長和妳自己……』就這樣啊。」

 

原來如此……

 

謎團全都解開了。

 

我望著有股傻勁的他,心中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富足。

 

右手抓著他的大手,左手握著那個鍾澄交予我的星沙瓶,這兩樣東西,我都絕不再鬆手。

 

當我們共同奔向幸福彼端的那刻,後方隱約傳來我最愛的人最愛的歌。

 

如果你是我的傳說 讓他天長地久 追夢的人 為你在等候

 

END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狡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