曾經聽過一個說法,水果若有一丁點兒腐爛的徵狀,即代表果肉已產生化學作用,整顆全部變質了,所以最佳的處置辦法是盡早將它丟棄。

 

水果何其無辜?

 

它的腐爛,是人類的冷落所賦予的傷痕,那麼感情的腐爛,究竟該記誰的帳?

 

學期結束了,而我們幾人的情誼也隨之結束了嗎?

 

內心颳起暴風雪的我,考完最後一科後不多做停留,早早回南部老家去取暖。

 

暑假原本應該是很愉悅放鬆的,但我的心情卻爛透了,比老媽廚房快鍋裡燜煮的那些豬腳還爛。

 

我們這些原本僅僅相依的珍珠真的斷線了,不知對方滾落到哪裡去。

 

轉眼過了一個月,期間對我來說唯一的好消息——查詢成績得知公民七十七分過關。

 

我不免連帶想起曾經的戰友江碩業,他是否及格了呢?

 

每天所能做的,就是看電視來忘卻現實的不順遂。

 

然而我沒有辦法理解,為什麼沾染上黑道色彩的連續劇,一旦在反派角色露了餡、被警方通緝、故事即將步入尾聲之前,他們總是以擄人勒索的方式來談條件,進而獲得偷渡的管道和逃亡所需資金,而且每每屢「綁」不爽,這次條件沒談成,或者一時失手殺了人質,就馬上轉而物色下個倒楣鬼。

 

再者,通常英雄人物所深愛的女人大抵都不得善終,就像是破解不了的詛咒般,非生離即死別。

 

至於一些被改編過後再搬上螢幕的真實愛情故事,之所以能長駐人們心中,多半導因於一個看似完滿卻帶點小遺憾的結局。

 

我並不是討厭悲劇作結的故事。

 

悲劇能在觀眾心裡激起喜劇所不能產生的漣漪,畢竟這是事實。

 

如果故事基調從起頭到結尾一樣的「盡如人意」、「無風無浪」,我敢保證有九成的人會想撕掉手中的票根,在走出大廳前,順便痛毆剪票員來出一口怨氣。

 

當然,編劇和導演們不可能自毀前程,趕在來年得一座大爛片的殊榮。

 

基於如此,他們盡力挖掘能感動人心的故事:溫馨路線的可以賺你一兩滴熱淚,悲情路線的可以花你一兩盒面紙。

 

而那些被投以關注眼光的電影或故事,裡頭主角的遭遇是千載難逢的,所以他們的遭遇被人取材,轉化而成大家慣見的電影或小說。

 

天啊!說到這裡,我打了個寒顫。

 

從小到大沒中過什麼大獎的我,慶幸自己是如此的平凡。後半輩子應該也不會有那樣戲劇化的事情發生在我身上,因為我目前還沒交過男朋友。

 

唉唉唉連三嘆~周筱芝的無聊故事沒人會想看吧。

    全站熱搜

    狡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