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既然今天是妳生日,喜歡哪個自己挑。」型男開口。

 

「這怎麼好意思。」她嬌嗔說道。

 

「沒關係,我堅持要送妳。」

 

鍾澄來回走走看看,然後拿起我們的鎮店之寶,「那就……這個機車包。」

 

「包下來!」

 

價錢連問也沒問,型男就這麼對我說,掏錢時絲毫沒皺個眉,一元還留給我當小費。

 

直到他們相偕離去,我仍呆立原地,心裡十分欣羨她的際遇。

 

 

她還真是陰魂不散……

 

下午,鍾澄又獨自前來,手裡提著我們店裡的紙袋。

 

她一進門就說要退貨。

 

「包包有瑕疵嗎?」我問。

 

「沒有,妳可以檢查看看。七天內應該都可退貨吧?」

 

我檢視著包包狀態,確定還沒用過,「嗯,可是妳為什麼不要了?」

 

「換現金比較好……我缺錢繳卡費。」她小小聲說。

 

「直接跟妳那位男性朋友開口借不就好了?」

 

鍾澄蹙起細眉,「我怎麼可能貶低自己的格調!可以想辦法用要的就絕不會用借的。」

 

「那這份生日禮物對妳來說收得正是時候……妳是天蠍座喔?」

 

我有點佩服眼前這個女生的小聰明,辦理退貨手續時抬頭瞧了一眼日曆,那天是十一月五日。

 

她糾正我,「不對,我是雙魚座。」

 

我一時腦筋打結,「今天不是妳生日嗎?」

 

「我天天都能過生日啊!」她表情像在講述一件稀鬆平常的事。

 

「…………」

 

她真的很妙,妙到讓人無言。

 

當我拿到她酬謝我的九十九元後,我就向上天祈求,絕對不要再讓我遇到這個做作女了!

 

但老天似乎那陣子罹患中耳炎。

 

一週後,鍾澄轉到我們系上來,還不巧被安插到我這間寢室。

 

打從那時開始她就緊巴著我不放了,有段時間我倆甚至被同學懷疑是拉子,這種超瞎傳聞令我非常生氣,我最氣的並不是性取向遭人誤會,而是同學都說我TP,讓我很不服氣。

 

一定是我頭髮比鍾澄還短的關係!我TP的界定絕對是因為這點!

 

沒錯!沒錯!肯定是這個該死的原因!

 

之後我就再也不剪髮了。

 

回想起來,我們的相識過程,簡直是一場烏龍鬧劇。

 

小芳告訴我,這幾天鍾澄借住在她那邊時,整天愁容滿面,差點連期末考試都要翹掉。

 

「鍾澄人呢?」我問。

 

「她已經考完,今天早上就收拾東西回台北了。」

 

我對這個消息感到吃驚,「這麼快?」

 

不跟我打聲招呼就這樣離開了?我們還算是朋友嗎?

 

她避不見面的態度令我起了怒意。

 

如果她已經不稀罕這段維繫兩年多的友情,我倆是否還有溝通的必要?

 

※※※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狡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