兩週後,我到市區一家精品店打工,擔任週末店員。

 

透明的櫥窗、舒適的空調、輕柔的音樂……這樣的工作地點,讓我彷彿身處仙境一般;然而更棒的一點是,基於老闆對定價的斤斤計較,使得肯出力推開那扇厚重大門的路過顧客,實在少之又少。

 

生意慘澹,我卻因此落得輕鬆,看小說便成為我上班時的主要工作,次要工作則是看顧這間玻璃屋,並招呼幾位「誤入黑店」的外來遊客。

 

業績差也無所謂,有份基本薪資能領就好,我周筱芝是如此知足惜福的一位工讀生啊。

 

「歡、歡迎光臨!」坐在高腳鐵椅上的我,險些讓門上驟響的風鈴聲給嚇得跌落下來。

 

我火速「爬」下椅子,順便瞄一眼立鏡整肅自己的儀容,然後忘卻掉剛才那本小說的悲慘情節,微笑轉身,面對今晚的首位顧客。

 

「是妳啊……」我斂起嘴角的笑容,馬上轉換成另一張臭臉。

 

冤家路窄,那個搶我工作的做作女竟敢踏進我的地盤來?!

 

她左手拎著提包和紙袋,右手也沒閒著,反覆捲弄自己頰邊的褐色髮絲,「又見面了,原來妳在這裡工讀!」

 

「拜妳所賜!我在這裡工作輕鬆又快活!」我的腎上腺素急劇增加。

 

「呵~妳還在為上次的事情生氣嗎?其實想順利被人雇用,只要耍一點點小技巧……唉跟妳說這些也沒意義了,因為我早就辭了那個無聊伴讀工作啦。」

 

「那跟我無關。妳今天該不會是想來應徵吧?抱歉,我們不缺人!」

 

「不是的,我單純來逛街。」不理會我的態度,她逕自往裡頭走去。

 

「妳慢慢看!不招呼了!」

 

鍾澄優雅轉身,「看在我們同校份上,可不可以請妳幫個忙?」

 

我氣急敗壞,「不可以!」

 

「別這樣嘛,事後我會酬謝妳的!」

 

「雖然我對妳這個人沒啥好感,但我還是姑且聽聽看。」因為那時我正在存錢買上等口琴。

 

「這間店裡賣最貴的是什麼東西?」她問。

 

我拿起架上標價九千九百九十九的機車包,「就這個啦!」

 

「也好,謝囉。」

 

鍾澄隨便看了看,說完轉身就走,留下一臉癡呆的我,待我回神後氣得想在店門口張貼「謝絕瘋子」。

 

隔天上午鍾澄又不怕死再度出現,然而她這回不是一個人,旁邊多了個看似多金的型男。

 

礙於有別人在場,我只能把一肚子怒氣憋住。

    全站熱搜

    狡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