難道此人是二媽?有錢人還真不是蓋的。

 

「周小姐,有件事忘了通知妳。這位是鍾小姐,很湊巧妳們都是同一所學校的學生,更湊巧的是,妳們幾乎同一個時間打電話過來應徵。」

 

好呀!這個女人居然捷足先登!搶先一步擋我財路!

 

「妳好,我叫鍾澄,很高興認識妳。」她站起身,伸出右手表達友善之意。

 

「幸會幸會……」

 

我意識到自己在氣勢上已輸給了狡黠的她。

 

不過沒關係,瞧了一眼地上的小女娃,她依然故我地拿蠟筆畫著圖,顯然她們尚未開始培養感情,我仍有不少勝算。

 

論長相身材,我確實沒有這名對手來得絢麗奪目,可是這並非選妃大會,而是要替我腳邊那個髒兮兮的小女娃找一名合適的褓母。

 

如此一來,論親和力,我有十足的把握可挽救當前的頹勢,況且一個精明聰慧的女主人,絕不可能替她的婚姻製造將來可能遭逢的變數與危機。

 

我心裡暗自哼哼笑了幾聲,與其坐以待斃,不如趁早展開行動。

 

捨棄了高級沙發,我蹲下身子,索性跪坐在小女娃身邊,「妹妹,妳在畫什麼啊?讓姊姊看看好不好?」

 

「嗯!」小女娃立刻停筆。

 

「哇~看起來好好吃的蘋果唷!」

 

「這是橘子……」她的聲音在顫抖。

 

「呃……」

 

小女娃的眼眶頓時盈滿了某種令我萬分懼怕的液體,一觸即發。

 

「對!是橘子,姊姊眼花看錯了!但是啊,如果再修改一下會更像喔!」

 

我試圖在不慎失言之際做點小補救;想起自己國小時期的畫作常被老師貼在教室後方的公佈欄上,於是我奪走她手中的紅色蠟筆,拿起盒裡的橘色蠟筆,準備大顯身手一番。

 

還沒動筆,在下一秒鐘,那種令我萬分懼怕的液體和著另一種半黏稠液體,齊溜過小女娃的稚嫩臉龐,降落在圖畫紙上。

 

「我倒是覺得妹妹畫得很棒耶,懂得表現自我風格,極有繪畫天份喔!」那位氣質美女開了金口。

 

衝著她的這句建言,我要鄭重更正之前的評語。

 

她稱不上是氣質美女,稱之「做作美女」或許更為貼切些。

 

「真的嗎?!那從明天起,我再請個繪畫老師來教她畫畫!」

 

女主人的這句話,無疑是宣判我的挑戰失敗。

 

什麼嘛!這小女娃那麼會掉眼淚,去演「猩猩知我心」比較有前途吧!

 

我雖敗猶榮。

 

感謝這位做作美女替我上了寶貴的一課:贏得工讀機會其實並不困難,只要你泯滅自己的良知,說出相反話就行了。

 

沒錯,也就是面不改色的最高做作境界--睜眼說瞎話。

 

歷經那次慘痛經驗後,我打消了家教的念頭,決定找其他性質的工讀來打發課餘時間。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狡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