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當我拿到公民考卷的時候,江碩業才匆匆踏進考場。

 

想必他昨晚也睡不好,平日就沒有型的頭髮顯得更加蓬亂。

 

我們眼神對上的那一刻,坐前排的他朝我比了個加油手勢,我不予回應埋頭寫起考卷。

 

因為我心裡還有更煩惱的事。

 

直至今早出門前,鍾澄還是沒返家,史無前例,我開始擔心了起來。

 

一番腦力激盪過後,我提前交卷,隨即馬上衝回家去。

 

 

【筱芝,大麻煩走了,請不要來找麻煩。】

 

書桌上簡潔不囉唆的字條,訴說著主人已不再歸來的事實。

 

鍾澄真的離開了,不聲不響地。

 

從那天起,梳妝台前少了一個整天瞻前顧後的身影;室內電話也不會在半夜頻頻響起;也沒人會佔用浴室長達兩個小時了……

 

鍾澄僅帶走了衣物、配件、化妝品,那些全是她的生命。

 

合購的一箱面膜她一包也沒拿走,賤兔絨毛拖鞋、小盆栽、體重計等雜物,當然,還有我,悉數被她狠心拋下了。

 

也許鍾澄真的非常氣我和江碩業瞞著她獨處一室,但我寧可她在我面前亂摔東西發洩、把我臭罵甚至海扁一頓,而不是像現在這樣保持沉默搞失蹤。

 

系上同學很快就發現我和鍾澄不走在一起,立刻又掀起新的八卦話題。

 

唉!果真印驗了「八卦人者,人恆八卦之」。

 

「筱芝,聽說妳和鍾澄鬧僵啦?恭喜妳擺脫她了~」

 

「筱芝,妳終於清醒了,知道要離那個騷貨遠一點~」

 

「筱芝,妳們在搶同一個男生嗎?若是的話妳要加油啊~」

 

「…………」

 

面對這些如雪片般飛來的關切詢問,反倒讓我同情起鍾澄。

 

孤立無援的她,即使外表打扮得再光鮮亮麗,內心也不過就像普通女生一樣,有著纖細脆弱的一面,禁不起太大的打擊。

 

鍾澄是怎麼看待我的呢?她真以為是我故意背著她甘願被江碩業劈腿?或者自尊心頗強的她是無法接受我這個戀愛界的菜鳥擊敗她這號A咖?

 

誰來告訴我答案啊……

 

我很想馬上把她勸回來,可是正值考試週,實在沒有多餘的心力。

 

就這樣,我過了幾天的獨居生活。

 

因為這學期的課程已結束,唯一可看到鍾澄的機會,是考系上必修科目的時候。

 

我還是會照舊幫她佔我旁邊的位子,但遲來的她卻不領情,我若坐前面她就專挑後面空位坐,寫完一定立刻閃人。

 

雖然她現在借住小芳家讓我頗安心,我卻還是很難過,難過這間超貴套房的分租人不來住了……

 

想當初和鍾澄一起來找窩時,房東看她「面子」主動把租金調降兩千塊,我們樂得馬上簽約付訂金沒其他意見,不過房東太太倒是對鍾澄很有意見。

 

她真的很妙,妙不可言。

    全站熱搜

    狡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