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叩、叩……」後方突然傳來敲門聲。

 

回歸現實,我瞪了那個正在打呵欠的江碩業一眼,而後站起身去開門。

 

透過門上的貓眼,一張孤傲冷豔的熟悉臉龐嚇得我往後退了一大步。

 

「妳怎麼啦?」他問。

 

「她‧來‧了!」我小聲驚呼。

 

「誰呀?」

 

「噓!你的……女朋友。」

 

說完,我立刻自動躲進江碩業的衣櫥裡。

 

見不得光的我只聽到鍾澄進門後就大肆對他撒嬌起來。

 

「親愛的,我們去逛街好不好?」她說。

 

「我明天要考試,改天吧。」

 

「可是我明天沒考試,很無聊耶,走嘛走嘛~」

 

我把耳朵摀住不想去聽細節,盡量往角落靠去。

 

這時我發覺自己腳有點癢,往下一瞄,竟是一隻肥吱吱的小強!

 

「媽呀——!」我連滾帶爬衝出衣櫥。

 

還蹲在地上的我抬頭看看那兩人,這下尷尬了。

 

「喔?原來阿業就是妳口中那個……外貌差一分就及格的普通朋友?」一陣靜默後,鍾澄首先開口。

 

「鍾澄,我跟他真的沒什麼的,妳別誤會……」

 

「周筱芝!枉費我跟妳當了兩年多的朋友!」她怒不可遏。

 

「不是的,我們只是在複習功課!」

 

鍾澄上前推了我一把,「如果真的只是這樣,妳又有什麼好避諱的?老實跟我說赴約對象是阿業不就好了,現在又偷偷摸摸躲起來,分明是妳心裡有鬼!」

 

「我沒……」越解釋我越覺得心虛。

 

「對不起,都是我的錯,我不該跟妳的好友太接近……」江碩業擋在我前面,接續對鍾澄說:「但我確實對她有好感。」

 

死寂,沒人再敢出聲。

 

鍾澄就這麼奪門而出,而江碩業居然沒有追上去。

 

這究竟是什麼意思?

 

我們三人之間到底怎麼了?

 

 

當晚我回家後,發現鍾澄並不在,撥了她手機有通卻沒人接,我想我們都需要時間沉澱一下。

 

我喜歡他,她也喜歡他,那他比較喜歡誰?

 

其實探討這個問題根本沒有意義,不管他喜歡誰多一點,我都不能闖入好姊妹的幸福泡泡裡,一觸及它,破了,泡泡內外原有的和諧也就失衡了。

 

「憑我們的交情,應該明天就沒事了吧?」天真的我如此想著。

 

我只好轉而期待明天的來臨,卻又有點懼怕,因為明早還有一場硬仗要打。

 

※※※

    全站熱搜

    狡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