去洗手間時,途中經過出借書籍的服務櫃檯,允翰學長就站在前面,他的精神看起來不錯。

 

我瞥見他手上拿了三大本外文書,「學長,來借書看啊?」

 

「嗯,我當兵後計畫出國進修,趁現在有空就加強一下英文。」

 

「是喔,要去哪一國?」

 

「加拿大……」停頓了幾秒,「楓她一直想親眼看看『楓葉王國』的楓葉是不是特別美,我答應會替她完成這個心願。」他平靜地述說。

 

「那記得揀幾片回來給我,是三瓣的那種喔!」

 

他露出慣有的迷人笑容,「呵!先等我存夠旅費吧。」

 

看到允翰學長漸漸從失去羽楓學姊的深淵裡走了出來,我很替他高興,但相較之下,覺得自己的情緒控管有待改進。

 

平常心,是我急需的。

 

 

時間沒算好,當我晚上十點從圖書館回小窩,江碩業竟還在我們家。

 

「筱芝妳餓了吧,快來吃宵夜!阿業剛買回來的。」鍾澄熱情招呼,好像他們是主人,我才是客人。

 

「不用了,謝謝。」

 

江碩業把一碗熱粥遞給我,「我買都買了,賞臉幫忙吃一下啦!保證不會向妳收四十一塊。」

 

我實在盛情難卻,「嗯。」

 

屋內能活動的空間就這麼一點大,我無處可逃。

 

鍾澄放下手中那本新買的旅遊雜誌,「暑假大家一起去墾丁玩,好嗎?」

 

「這個計畫不錯耶!」江碩業附議。

 

她轉頭看我,「筱芝,妳覺得呢?」

 

「我?你們兩個去就好了。」我情何以堪啊!

 

「不管啦,一個都不能少!」她搖著我的手撒嬌道。

 

我勉強搾出虛假的笑容,「再說吧。」

 

「那就暫定八月三日前後,那天是阿業生日。」鍾澄邊說邊凝望著他。

 

江碩業點頭笑了笑,「這個好!一定會是很難忘的回憶。」

 

那樣的互動,那樣的甜蜜……離我好遠。

 

我默默吃著手裡那碗熱粥,細細品嚐唯有我清楚的心酸滋味。

 

今後我和他只能是朋友了。

 

※※※

 

「不曾擁有的失去」,這陣子耳聞這句話時,我心撼動。

 

「擁有」對我而言,是種要不得的奢望。擁有與失去不過是一洞之隔,如同沙漏,上端不斷傾注流失的瞬間,下端也同時填補累積而漸漸疊高,而將沙漏再翻轉過來,又是一次的失去……看似抓住了,卻又無情溜走了。

 

幸福,人人渴望擁有。

 

一時的心碎,我相信絕不是上天的偏心;無關乎輸贏,只是早晚罷了,或早或晚,總會等到一個進場的時機。

 

應該吧?

    全站熱搜

    狡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