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直以為,喜歡和愛之區別只是程度不同的欣賞。

 

然而喜歡的沸騰,能蒸發成衝向前追求愛的動力;愛的冷卻,卻能凍結住轉過身重新喜歡對方的勇氣。

 

喜歡和愛,看似一體兩面,實又南轅北轍……

 

「三」真是一個相當微妙的數字,一稱為單,二稱為雙,三以上就統稱多數。生日一定許三個願望、泡麵要等上三分鐘、比賽都搶前三名、商品總是湊三件比較便宜……

 

但是這個數字偏偏不適合和感情沾上邊。

 

很快我就發現鍾澄換了鑰匙圈,是我也曾擁有過兩次的那個鑰匙圈。

 

自從摔壞第二個星沙鑰匙圈後,我沒再換上其他的,也就是說,只剩一個單調的鐵環串著數支鑰匙。

 

也許是懶得換吧,也許是我還找不到喜歡的……

 

然而誰在意這些呢?

 

 

江碩業在家裡出現的次數變頻繁了,託期末考試來臨的福,我有相當充份的理由可以整天泡在圖書館。

 

不曉得當初是誰立下進去圖書館就得盡量別出聲的規定,搞得我每次到那邊借書都會下意識躡手躡腳走動,好像是潛進哪個密室寶庫去盜取武林秘笈。

 

然而圖書館是個很適合療傷的地方,因為這裡很安靜,安靜到你打個噴嚏就會有一群人回頭瞪你,沒辦法,大考前太晚來卡位就只能坐在冷氣機送風口旁。

 

我盯著課本「過目就忘」,那些密密麻麻如螞蟻般的字體就是爬不進我腦袋裡的記憶區塊,於是我決定東張西望休息一下,才一抬頭,我馬上後悔了。

 

這邊一對,那邊一雙……該死!為什麼圖書館外面沒有掛上情侶禁止入內的告示牌咧?呿~最好是一加一能夠締造出一百分的奇蹟啦!

 

最刺眼的是坐在我前方那背對著我的情侶,明明大家一眼看到就知道是情侶,還要高調穿情侶裝來昭告天下。

 

不知是否人的怨念電波會發射出去,還是我的連環噴嚏聲太吵,前方那個女生緩緩轉過頭來……

 

竟然是小芳!

 

她旁邊那個也穿著哆啦A夢T-shirt的人,他不必回頭,光是用我小指上的腳趾甲邊的污垢來想也知道是阿豪。

 

「筱芝妳也來圖書館K書呀!」小芳走過來輕聲說。

 

「嗯啊,這裡比較能專心。」才怪咧!

 

真羨慕小芳走到哪裡都有個護花使者,就算阿豪自己早就考完畢業考了,也會體貼地留在她身邊陪讀。

 

唉,這就是男朋友好用的地方。

 

她問我,「待會兒一起吃中餐好不好?」

 

「不了,我早餐很晚才吃。」其實是不想當飛利浦。

 

「這樣啊,那下次吧……」她若有所思地轉身,走了幾步又折回來,「我還是覺得妳和江碩業比較配。」說完就迅速回到阿豪身旁坐下。

 

我只能盯著這對情侶的後腦杓獨自發愣。

 

很感謝小芳的聲援,不過說這些都沒意義,江碩業已經是鍾澄的男友了。

 

是她一人專屬的,不是我的。

    全站熱搜

    狡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