直到鍾澄打來說他倆要去逛夜市,我才拖著行屍走肉般的軀殼回家。

 

趴在床上眼睛早已哭痠的我,選擇用睡眠來暫時擺脫這一切。

 

不知睡了多久,室內電話忽然響起。

 

(把妳吵醒了嗎?抱歉。)是江碩業,令我五味雜陳的聲音。

 

「你找鍾澄?她睡了。」我看見身旁的鍾澄,原來她早就回來了,睡得很沉。

 

(不是耶,我是找妳……妳手機沒開所以打到家裡。剛才突然想到,妳今天不是打來說有話要對我說?)

 

「喔……原本是想找你幫我修電腦,現在不必了,我已經自己搞定。」

 

(這麼強喔!改天再傳授給妳幾招。)

 

「對了,你今天不也說有話要告訴我?」

 

(我想說的就是鍾澄和我交往的事情啊,卻被她搶先宣佈!)

 

「嗯,我很替你們感到高興……你千萬要記住,每晚睡前要打電話給她,章魚丸最好全讓給她吃……還有,生日和情人節都要送禮物……還有那個聖誕節也滿重要的,如果你有時間的話多陪陪她……」

 

我趕在一陣酸意直侵鼻腔之前,把鍾澄的喜好一股腦兒交代完畢。

 

(好了,我全都記住了。妳還有別的話要對我說嗎?)

 

「我祝福你們。」我聽見自己心碎的聲音。

 

(還有嗎?)

 

「沒有,我睏了。」

 

(那好吧……我要掛電話囉,晚安。)

 

「晚安。」

 

坐在冰冷的地板上,忘了將話筒放好,任憑嘟嘟嘟的規律斷線聲也喚不回我的心智。

 

這次我沒有哭,因為不確定自己該不該哭,遭遇悲傷的事情才須動用眼淚去洗滌傷口,如今是我的好姊妹跟江碩業起步交往了,好事一樁,我應該微笑的。

 

怎麼回事?我的嘴角卻無法上揚……

 

這種失落感,遠遠勝過了得知允翰學長心有所屬時的痛楚。說得更明白些,在弄清來龍去脈後,那時我的痛楚並非一種失落,而是悲憐。

 

不想去正視這個事實,但我對江碩業這個人的感覺,已從討厭進步到接受,從接受跳級到喜歡。

 

一定是哪裡出錯了,甚至於我對他的了解居然勝過結識三年的允翰學長?

 

但我仍堅信一句名言,「沒有愛對與愛錯,只有愛與不愛」。

 

愛不愛對方騙不了自己,可是才剛挖掘出來的內心感受,立刻就要被埋藏起來,被埋得更深更深。

 

由不得我,沒有選擇的餘地,愛情是自私的兩人世界,容不下第三人。

 

※※※

    全站熱搜

    狡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