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不想躲了,就算被人拒絕被笑花癡都無所謂。

 

(喂?妳找我?)

 

從江碩業的聲音裡聽得出他有一絲意外。

 

「你有空嗎?我……有話要對你說。」

 

這是我近日來最鎮定清醒的一刻。

 

(我也有,那麼晚點見,我今天有事。)

 

「好,再電話聯絡。」

 

兩人結束通話後,我告訴自己:就差這麼一步了。

 

 

晚上六點,小芳突然來訪。

 

「嗯……我是被鍾澄叫來看她的新男友。」小芳有些害臊地說。

 

我轉頭瞪向鍾澄,「妳也真是的,為了這種事臨時把小芳找來,搞不好人家有約會耶!」

 

「安啦,我原先也邀了阿豪,但是他今晚要主持系上的讀書會,所以小芳就自己過來;至於妳偶像允翰學長呢,又去義務幫學妹修電腦了。」鍾澄解釋道。

 

我心裡算著:三個女生已經到齊、兩個男生確定沒空,那麼還有一個……

 

「叩叩叩……」

 

離門口最近的我理所當然起身開門,門外站的果不其然是江碩業。

 

一看到他就讓我想起稍早的通話內容,還有晚點的單獨邀約。

 

我還來不及臉紅,因為他的視線只在我臉上停留約莫三秒,隨即望向我後方。此時鍾澄正好走過來,熱情勾著他的左手,拉開嗓門說道:

 

「我向妳們鄭重宣佈,這就是我的新男友——阿業。」

 

我和小芳都看呆了。

 

「妳們好,我應該不用再自我介紹了吧?」江碩業打趣地說。

 

「鍾澄,妳和他是怎麼開始的?」小芳好奇詢問。

 

「就是因為前陣子我手受傷要看醫生啊,摩托車載著載著就載出感情來了……」鍾澄嬌柔說著,把頭輕靠在江碩業的肩膀上。

 

「恭喜你們。」我硬是擠出這四個字。

 

有股熱流在我眼框裡面蓄勢待發。我無法在此處多留一刻,於是隨便找個理由出去透透氣。

 

走出大門時,我居然巴望著江碩業會追出來,不過這當然不可能,因為他現在身邊有鍾澄這個漂亮女友相陪。

 

而我呢,只能獨自用淚水來洗清我的悔不當初。

 

為時已晚,怨不得我的好姊妹……

 

曾有人說過,如果失戀第一時間就要站在講台上跟全班同學報告「我失戀了」,因為這樣只要痛上一次,日後不會有人無心問起你和另一半的近況,也就不會有人再扒開你這道傷口。

 

那我這種暗戀情況的失戀該怎麼辦?

 

本來就沒人知道,今後也不必讓人知道。

 

只能把悲傷和著眼淚往肚裡吞了……

    全站熱搜

    狡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