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筱芝,我們六人幫週六要在『角落』聚餐!妳一定要到喔~」

 

我別無選擇只能去赴約,所以必須早點去卡位。

 

Why?

 

我要盡可能挑選和江碩業錯開的位置,說什麼也不能坐到他正對面。

 

因為我害怕他的目光。

 

入座後,為了模糊焦點,我刻意對每個人冷淡,但總有不得不開口的時候。

 

「筱芝,最近忙些什麼?」允翰學長問道。

 

「就還是一樣啊,上課、社團、吃飯和睡覺,學長你咧?有做新的曲子嗎?」

 

對於自己的近況不想透露太多,三兩句便帶過,把發言權扔回去。

 

鍾澄在幾天前預約店內超有名的塔羅牌算命,到底準不準我不清楚,因為牌相說鍾澄戀愛運很旺,但這點明眼人光看她長相就猜得出來。

 

我才沒那種勇氣算命,所以就這麼一反常態,縮在「角落」的角落埋首專心吃著餐點。

 

哎呀,我都忘了吃飯本來就應該這樣比較衛生健康啊!

 

然而太專心、吃飯不配話也有一個缺點,就是當其他人還在慢慢品嚐主餐時,我已經嗑光點心了。

 

怎麼辦?總不能再叫一份吧!

 

這時候看八卦雜誌打發時間也不太好,感覺不重視同桌的友人。

 

我索性裝忙,藉口有事先行離開。

 

一次又一次。

 

當然,我的改變那群朋友全看在眼裡。

 

跳過江碩業不說,另外兩個男生畢竟不太過問普通異性朋友的私事。至於我那兩位好姊妹呢,鍾澄堅信我是戀上阿宅才會染上「宅病」;小芳則私下塞給我一個護身符,顯然以為我卡到陰……*$!*#@&

 

我也只能用官方說法微笑回應:「謝謝大家關心,我很好。」

 

看來本人的說謊功力已經可以申請金氏世界紀錄了。

 

對不起,我親愛的朋友們。

 

※※※

 

是日,鍾澄雀躍地在床上跳來跳去,「筱芝,我戀愛了!」

 

「哦?這次是個怎樣的咖?」其實現在的我對這件事並不感興趣,但還是不免習慣性打探一下。

 

「先保密,今晚妳就知道啦!我會約他過來。」

 

「約他過來?妳該不會計畫把我趕出去外面餵蚊子吧?」

 

「妳說這什麼話!我哪可能『有異性沒人性』,再怎樣也會讓妳隨身帶罐防蚊液的!哈哈~」

 

我苦笑,「那還真是讓人感動到痛哭流涕吶!」

 

小芳和鍾澄都死會了,看著自己的好友們在短期內接連墜入愛河,我受到很大的啟發,或者該說刺激較貼切。另外,羽楓學姊的殞落也讓我深刻體認到人生的無常。

 

再這樣背離自己的心意活著實在很難受,好比菜渣卡在牙縫,偏偏人在公共場所,想剔除卻無法放膽去做,因為介意別人的目光。

 

可是不除掉又會讓人焦躁到快要抓狂!

 

我需要釋放。

 

在評估自己再不行動就會被綁進龍發堂的可能性極大的情況下,我拿出牙籤剔牙……噢不,是拿出手機。

    全站熱搜

    狡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