後來,我陪他把松鼠送到同學家寄養。

 

再後來,他送我回家。

 

一切看似理所當然,如上述,關心朋友本來就是天經地義的事嘛!但是在我問起看到松鼠的好運可以持續多久的時候,才知全盤皆錯。

 

「對不起。」江碩業說道。

 

「為何要說對不起?」

 

「其實松鼠傳說是我瞎說的,我想看的是妳。」

 

月光下,這個大男孩站在我家門前傻笑著,樣子可愛又誠懇。

 

我的心臟就快要衝破胸口了!

 

沉默了幾秒,「看我可以得到好運嗎?應該不行喔,我每天都照鏡子,卻從小衰到現在。」我借題發揮大開自己的玩笑。

 

不再做任何回應,我背過身去,開門上樓。

 

※※※

 

我需要時間想想。

 

今晚又失眠了,很好!這讓我有非常充裕的時間可想。

 

我焦慮到差點拿出江碩業送的那束玫瑰,一朵一朵,一片一片地剝下花辦,只為了賭一道是非題。

 

他與我巧遇9次、跟我吵嘴15次、對我微笑24次……

 

正當我的翻身總次數達到372次時,天也亮了,終究不得不對自己承認,我愛上了江碩業。

 

是的,耗去我所有腦力,獲得一個這樣簡單的結論。

 

而我卻無法正視它,無法用數字來計量我對他的用情之深。

 

長大後發現人生要經歷許多必須二選一的討厭抉擇。

 

我眼前的矛盾就像到超市選購日常用品,原先想買A品牌,但是B品牌架上存貨較少可見銷路較好,所以猶豫不決,把A品牌拿起又放下。

 

喜歡江碩業是不是正確的決定?

 

Yes or No,Right or Wrong,沒有人知道,除非去試試。

 

如果買錯商品就當作花錢買經驗,反正錢可以再賺,但是如果愛錯人呢?付出的感情能找討債公司去收回嗎?

 

當然不可能。

 

所以我寧願留在原地觀望。

 

 

松鼠事件過後,和江碩業碰面時總是無法與他輕鬆對談,除了基本寒暄還是基本寒暄,很難像過去那樣天南地北的閒聊。

 

若是他主動起了個話題,我也會設法草草作結。

 

「妳知道這禮拜世貿有資訊展嗎?我同學去過說辦得不錯。」

 

「不清楚耶。」

 

「我想換台數位相機,妳有缺什麼嗎?要不要一起去?」

 

「我只缺錢。」

 

雖然心裡很想答應他的邀約,無奈我嘴上沒辦法大方說OK。

 

兩個人的關係就這麼尷尬了好長一段時間。

 

由於自己的刻意迴避,我和他曾經長達兩週沒說話。

 

原以為江碩業大概會變成我生命中的過客之一,卻又因為某物,讓我們這兩顆散落的珍珠再度被串連起來。

 

沒錯,是共同的朋友。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狡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