遠遠的,我看見江碩業坐在中正堂前方樓梯邊的矮牆上,身上只有單薄的白色汗衫,招牌格子襯衫被他托在懷中,裡面似乎包覆著某種東西。

 

「你不冷嗎?這裡晚上風最大了。」我說。

 

「沒辦法,妳沒看到有人比我更冷?」

 

「人?在哪呀?」我驚恐地東張西望,並沒有半個人路過。

 

「哈哈……對不起,我更正,是有『鼠』比我更冷。」

 

江碩業笑開了,我卻笑不出來。

 

正當他想把懷中那坨會蠕動的東西挪到我面前,我當下幾近崩潰。

 

「快把臭老鼠拿走!呀啊——」我的尖叫聲以高分貝劃破長夜。

 

他和牠都被我嚇到,江碩業聞聲身體自動往後彈,用手掌輕輕安撫牠。

 

「妳誤會了……這是隻小松鼠。」

 

眼見為憑,果然是如假包換的一隻松鼠。

 

「真的耶!那我就不怕了……幸好不是會煮菜那隻。」

 

「煮菜?」

 

「就是『料理鼠王』啊,你沒在看電影的?」

 

「卡通片比較少……哈、哈~啾!」他打了個很紮實的噴嚏。

 

「你噢!也不會去找個可以遮風的地方等。」

 

「我怕妳看不到我。」

 

江碩業這個回答配上有侵略性的眼神,讓我心跳加速。

 

「呃……這種行為讓我想起國文課本裡面提過,有個古人和朋友相約在橋下,結果朋友還沒來大水先來了,他也不走,寧可抱著柱子被水淹死。」我急中生智,趕緊轉移話題。

 

「我有印象,那個人很守信用,滿感人的故事!」

 

「ㄟ,古代資訊不發達,他被淹死是守信用,你被冷死就是愚蠢了!先生,你不知道有種東西叫手機?幾分鐘前不是才剛使用過嗎?」我開始懷疑起他的智商有沒有破30,能進大學是否跟我一樣矇到的。

 

「都約好了,地點改來改去亂沒誠意。」

 

「算了,我懶得跟你辯,快說!找我做什麼?」

 

「我剛在樹下發現這隻松鼠,牠應該是被野狗咬傷。」

 

定睛一看,指甲大的傷口,令我怵目驚心,「哎呀……好可憐,牠活得了嗎?」

 

「傷口不深,我已經簡單處理過了。」

 

「你想帶回家當寵物?我先提醒你,松鼠算是學校的公有財產喔!」

 

「不不……我待會兒要把牠送到有養鼠類經驗的同學家,等到牠傷口復原就還牠自由。」

 

我覺得有點莫名其妙,「那你特地call我來……看牠?」

 

「因為傳說晚上看到松鼠的人會有好運。」

 

「學校有這個傳說?所以你是為了讓我得到好運?」

 

「對啊,妳最近好像不怎麼快樂。」

 

「喔……連你也發現啦……」

 

慢著,江碩業竟然如此關心我?含有一點「喜歡」的成份嗎?

 

才不咧!我一定有哪裡會錯意了,他對一隻素未謀面的小動物都會起憐憫之心,何況我算是他的朋友,關心朋友本來就是天經地義的事。

 

絕對就是那樣。

    全站熱搜

    狡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